参考消息网6月7日报道 台媒称,不少人买新车时,也希望可以挑个吉利的车牌,因此总有人会花大钱去买车牌。同样的情况在国外也不例外,日前在阿拉伯联合酋长国一名富商,他就砸下340万英镑(约合3231万元人民币),买下了“1号”车牌,不少人看到后直呼“超有钱”。

据台湾东森ETtoday新闻云6月7日援引英国《独立报》的报道称,这名富商扎鲁尼(Arif Ahmad al-Zarouni)表示,日前走进沙迦酋长国的拍卖行,唯一的目标只有一个“抢下1号车牌”。

由于阿联酋共有7个酋长国,而各酋长国都有自己的车牌系统,所以共有7次机会抢下“1号”车牌。除了1号之外,其他包括12、22、50、100、333、777、1000、2016、2020、99999等也都是热门车牌,但还是以1号人气最高。

扎鲁尼花了人民币逾3000万的“天价”买下“1”号车牌,但这还不是最贵的;2008年在阿布扎比有一名25岁的年轻富豪,当时以980万英镑(约合9314万元人民币)买下1号车牌,这是目前史上最贵的车牌价码。(稿件来源:参考消息网)

只要认识到空无的道理,生命就无往而不胜。生命想透了其实与一个晚期癌症病人无异,什么都不必太过执着,喜欢干点什么事就干点什么事而已。

“特朗普现象”其实是美国新教文明进入衰退期以后的一次自救。特朗普和他背后的美国群众,是对内外挑战的坚决应战,是美国文明不甘沉沦的生命活力迸发。而与之对立的建制派,则是腐朽的、堕落的。特朗普参选的结果,将决定美国未来是走向中兴还是就此沉沦。

中国的科技教育体制需要进一步完善,对这一点大家有广泛共识。完善体制的重要举措之一就是支持年轻人,特别是那些独立生涯起步不久、相当于国外助理教授时期的年轻科学工作者,以及当代科学研究的主力军:博士后和研究生。

从上个世纪80年代以来有越来越多国家的共产党与社会党开始不同程度的互相交往、联合斗争。中共自1982年以来也与社会党国际和多国社会党建立联系,甚至多次派代表以观察员身份参加社会党国际每隔三年召开一次的国际代表大会。

暂无评论

  • 上一篇:
  • 下一篇: